最甜其逸果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爱上了一群少年。

我的宝贝儿

我們逸其走吧:

注意,不是文,只是我个人一些想法。


最近也许是快要出村的缘故,冷圈开始乱了起来,说是多事之秋也不为过。


其实我很早就知道,现在的冷圈已经不是以前的冷圈了,它开始热起来,上B站看视频的播放量,真的令我有一种孩子要火起来的感觉。


而易安那边,虽然平台还不够大,但是我始终坚信,是金子就会发亮的。


有时候,我也会想,到底自己在坚持着什么,他们明明已经分开很久了,我究竟为什么坚持下去。


可是每次去看看他们以前的综艺,看看粉丝自制的视频,就会觉得,还能坚持一阵子,哭完以后,还能继续写文。


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B站搜台风四子,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
我告诉自己,没关系,下篇文章我就写甜的,屠夫虐我们,管他的,我就自己给自己打气好了。


什么时候开始,连喜欢他们都要那么小心翼翼,那么避讳?


我其实还满常对你们说,我还在。


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仍在坚持的冷圈儿,此刻最需要的,不过是一句,我还在。


包括我。


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坚强的,但是遇到他们之后,原来我很容易掉泪。


很轻易被他们感动到,也很轻易为他们伤感。


我真的看不得我爱的小孩受到一丝丝委屈,看见他们被某些站在道德高处所谓的正义使者指着来骂。


我心疼,也不忍。


他们不过是想在平凡的人生里做点不平凡的事,他们到底哪里错了?


他们只是去追梦而已,凭什么要被一些不理解他们的人诋毁。


对于留下来的孩子,我更心疼。


尤其是曾经是团宠的敖小逸。


球球,以前台风娱乐大事记那会儿,我总爱喊他球球,他现在成三爷了,但在我心中,他还是那个最有团魂的球球。


这个名字对我们而言,真的意义非凡了,可最近撞名字了,没关系,我们温柔地劝道,同圈不要撞名字,要不你们换一个吧。


殊不知,对方回了句,谁跟你们同圈了?


我整整愣了三秒,心很凉。


什么时候,冷圈变成这样了?


这几天发生的事,令我把这一年多抑压的情绪彻底一夜间爆发出来。


很想回到以前,很想很想。


在以前啊,真的很好。


我永远不会忘2016那年的圣诞奇幻夜,冷圈儿整齐划一的打call声。


那时候看着视频的我,跟着一起打call,当然,我还打了黄其淋的call。


那份团结,给予我的感动,难以磨灭。


13-1=0


知道吗?这就是冷圈的力量。


不如别人强大,却足够温暖。


还记得吗?我们的台风四子。


以前,我们家族有一个班长。


他叫黄宇航,如果不笑的时候看来有些酷,但是他其实很温柔,很宠弟弟们,还会弹吉他,经常会平地摔,然后宠溺又无可奈何地由着弟弟们取笑自己,而他会挠挠头笑着道,我要追求平衡感!


可是每当他踏上舞台,有些刺眼的灯光照映在他身上,把烂熟于心的动作有力地显露出来,每一个动作,都务求做得到位,每一个点,都卡得准确,他是专属于舞台的,也是天生的舞者。


他是一个老好人,总是先把好的东西给弟弟们,常常被弟弟打趣,甚至欺负,他总是笑笑就过去了。


家族里,唯一没有哥哥的,就是他。


班长,一班之长,代表了什么?


代表他是大哥,需要把更多东西往身上揽,小小的肩膀,要扛起更多责任。


有一分天赋,还要有九十九分努力。


他舞蹈天赋很强,对于手脚的控制很自如,但他仍然很努力,在其他弟弟还在练习基本功时,他已经自己编舞,去应付月考。


练习室很多时候都是热热闹闹的,但是我不敢想像,当夜幕低垂,练习室只剩下他一人,一遍又一遍抠着小细节,改良舞蹈动作,小小的身躯撑着一场没有观众的演出。


有时,真想问问他,你累吗?


然后拍拍他的肩膀,向他道一句,你真的很棒了。


他是大哥,但也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而已,他会累,会害怕,但是仍然要在最后的位置,扛着每一位弟弟,谁知道,唯独他的背面没有人保护,有多危险?


我知道,他一人撑了很多,没关系,都过去了。


迷弟收割哪家强,长江国际黄宇航。


班长,辛苦了。


以前,我们家族有一个综艺小王子。


他叫黄其淋,人称70,他很白很白,十足一个小话捞,对他而言,偶像包袱完全不是事儿,为了综艺,他能把自己打扮成俄罗斯套娃,还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

可是每当他拿起麦克风,闭上了双眼,用清澈又带一点点沙哑的声音,把每一个音符细致地诠释出来,犹如一个天使,看得出来,他很喜欢唱歌。


他很通透,知道成人世界不公与可笑的法则,这一切他都在心里自己默默消化,然后把自己变成欢脱的模样,笑着和你说,你要快乐一点喔。


黄其二,我总觉得他就是黄其淋的第二面,冷清孤僻,把自己的内心锁起来,他太懂事,以至可以装作很欢乐,用这副模样完美盖住他的内心,令人连锁都找不着,更何况是钥匙。


虽然大伙儿常常说他会忘记动作,可是在正式的舞台上,他从不会掉链子,反应也很快,搭档麦克风没声时,他冷静沉着地处理,务求不影响演出的一丝一毫。


他善于掩饰,明明胃疼得厉害他仍然淡定地担当MC,努力调节气氛,舞台上演出得完美,谁又知道原来在后台的他疼得趴在地上。


他说,他有他的想法。


我知道,他聪明伶俐,所以他想得很多,我相信他的每个决定。


他虽然通透,但他始终是个孩子,会伤心,会气馁,仍然会对成人世界失望,即使这一切他早已知道。


真想对他说,其淋,有什么就说出来吧。


世代清白小救命,舞社最拽seventy。


70,辛苦了。


以前,我们家族有一个小甜心。


现在,他是大哥了。


他叫丁程鑫,不笑的时候近乎妩媚,笑起来又甜得令人心一空,他锐利、锋芒毕露,但同时亦温柔似水,很重情义,怎么说呢?就是他会挡在最前保卫他在乎的人,锐不可当,可是一旦转过头,又会温柔地道,别怕,我在呢。


以前,他很爱对着那个黑黑的少年撒娇,现在几乎不怎么撒娇了,大家都说心疼他再不能撒娇,但我觉得,人都是会长大的嘛,现在他能一脸宠溺的看着小弟弟撒娇,嘴上说着卖萌对我没用,手却把东西递给对方,这样的他,不就是从小孩长成了少年吗。


他锐利,像一把利刃,想要的东西就单刀直入,轻易就能看见他的野心,有人说他这样太直,可是在这样年华,就该有这种年少轻狂,如此直率,如此真实。


他不服输,不如别人好的,他拼了命也要追赶,那怕前路满布荆棘,他不怕摔倒,只怕落后,能从一开始在边边角角划水,短短时间内,能和班长合作双人舞,却毫不逊色。


他温柔,他会把远道而来的孩子抱在怀中,他会耐心哄着幼儿园哭闹的小孩,甚至,他能一脸宠溺地看着小孩毁掉一杯用心装饰的咖啡。


他也重情义,为了月考被淘汰的小孩哭得不能自已,因为他是队长,他不服、内疚、难过,他气愤自己不能为队员打抱不平。所以当又要淘汰时,他站了出来,他说,我是队长,淘汰我。


因为他是队长,所以他选择自己承受,现在因为他是大哥,所以他必须扛起一切,因为,他害怕自己会再一次无能为力。


他重责任,因为是师兄的四周年表演,一点差错也不能有,所以即使他在外地拍戏,自己的练习时间已经很少,回来时,还是要帮弟弟一遍遍抠动作,不如理想时,他边哭着边训着弟弟,还解释道,可能是他自己压力太大。


我知道,被老师骂,总比被粉丝diss好,他只是不希望弟弟们被喷,他大可不理会他们,但他是大哥,所以他要管。


我很想他能永远保持这份独特,别人说他任性也好,说他太锋芒毕露也好,这就是丁程鑫,独一无二的。


可是,我只能看着他慢慢收起锋芒,一点点地成长,成为弟弟们的倚靠,从前锋成为后盾,用不同方式保卫着他想保护的人。


我真想对他说,小丁,你这个大哥真的很好。


一寸光阴一寸金,三金难买丁程鑫。


程程,辛苦了。


以前,我们家族有一个小逸球。


现在,他成三爷了。


他叫敖子逸,很好看没有别的了,拥有一双卡姿兰大眼睛,柔顺的头毛让人忍不住想揉,他淘气、活泼、仗义、风流倜傥,同时也温柔、懂事、内敛、坚韧认真,偶尔也有点中二。


上帝似乎把一切都放在他身上,他是生来有光的少年,以至就算他从来不是主推,我也一眼注意到他。


他,人如其名,子逸,君子漂泊如风逸,亦如他跳舞一般,很舒服,感觉他连指尖都在跳舞,他从来就不是卡好点、动作到位就作罢,他会去理解,去融入,每一个动作,都带着自己的风格。


每次看着他的笑颜,就仿佛天塌下来都不是多大的事儿,喜欢他跳舞时的肆意潇洒,喜欢他唱歌时的害羞,喜欢他录节目时的多梗、神奇脑回路。


有人说,他总是不认真,这五年来,这个被人标签为不认真的小孩早早就会起床,去叫小伙伴起床,然后开始漫长的练习,你能想像吗,在冬季天还没有亮,你还在和暖的被窝里入睡时,这个不认真的小孩已经到公司了,这样的生活,他过了五年。


他是最有团魂的忙内,无论去任何地方,做任何事情都要带着三位哥哥,他说,他要带班长、丁程鑫、黄其淋,不论去做什么。


他与世无争,似乎对输赢没有什么所谓,永远不争不吵,在大家都争着发言时,拿到麦克风的他把话筒给了一个沉默不语的弟弟,不在意同伴的风头比他高。


他总是用大大咧咧的外表掩饰心底的温柔,他会在连拍摄团队都收工了的深夜,不声不响地留下来教弟弟舞蹈动作,他会背生病的弟弟走路,也许他还不足以撑起所有人,但也能扛起一片小天地。


他在发烧时,仍会撑着摇摇晃晃的脚步踏上舞台,脸色苍白却尽力完成考核,他会一边安慰被淘汰的伙伴,一边假装不经意地擦眼泪。


也许是他的性格太和善吧,似乎什么人都能中伤他,似乎什么人都能欺负他,似乎什么人都能肆意为他贴上标签,好像,我越害怕他会受伤,他就越会受伤。


我不敢想像他看见流言蜚语时会怎样,会皱起他那好看的眉吗?清澈童真的眼眸会泛起失落吗?笑容会带着苦涩吗?


每次我害怕他会委屈的时候,原来他早已在私下宣泄过,又扬起笑脸对你说,没差,标签而已,我可以的。


他笑得越开怀,我的心越疼痛。


每次他受到委屈,我都不能为他做一点点东西,只能看着他一遍又一遍跌倒,又独自爬起来,变得更坚韧,再次勇敢向前,却形单影只。


他清澈的双眸会让人忘记世俗的社会当中所有纷扰,他单纯的笑声会让人遗忘成人世界一切黑暗的心机。


真想摸摸他的头毛,向他说,小逸,你明天一定,明天一定成为世界中心。


神彩飞扬少年气,龙宫太子敖子逸。


逸球,辛苦了。


他们四人都不易,台风四子,真的辛苦了。


以上纯粹是我对他们的想法和怀念吧。


算了,先不要那么感伤啦,原来不知不觉,我也写了那么多篇文了,想知道你们最喜欢哪篇,如果没有人回的话,我哭给你们看喔!

评论(1)

热度(2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