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甜其逸果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爱上了一群少年。

【顶峰相见】05『拜访』

纯属个人脑洞,切勿上升真人,不喜勿喷,半现实

   方翔锐,何洛洛,池忆三个人敲了敲贺峻霖,张真源,宋亚轩房间的门。开门的是贺峻霖。
   贺峻霖看着门口的三人,微微愣了一下,还没等开口,池忆就先说话了“你就是贺峻霖吧,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帅呢。”
   贺峻霖面对突如其来的称赞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过了几秒才开口“你们是易安音乐社的池忆,何洛洛,方翔锐吧”
   池忆点点头“嗯”
   “请进吧”贺峻霖让三人进了房间。
   听到声音的张真源,宋亚轩也从里面出来了,见到三人后,互相做了一个正式的自我介绍。
   方翔锐,何洛洛,池忆,也是自来熟,很快他们就熟了起来。
   池忆见他们在看球赛,就对贺峻霖说“之前听展逸文说过,你也喜欢拜仁是吧,他还说你踢足球也不错呢,有机会一起踢足球吧。”
   “他会提到我吗……”
   “哦,之前我和他一起踢足球的时候,会偶尔提到你呢。”
   “是吗……”虽然只是偶尔提到,但贺峻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,嘴角也随着扬起淡淡的弧度,不过没人察觉。
   方翔锐,何洛洛也和张真源,宋亚轩聊了很久。
   贺峻霖说请他们吃东西,方翔锐,何洛洛有些不好意思,就没有留下,池忆留了下来,和贺峻霖聊了一些展逸文的事,两人也渐渐熟了起来。
   何洛洛,方翔锐去了丁程鑫,敖子逸的房间。
   敖子逸开门,看见面前的两个人有些惊讶
   这次方翔锐先开口“你就敖子逸吧,你好,我是易安音乐社的方翔锐。”
   何何洛洛也和敖子逸打了招呼,敖子逸礼貌的请两人进屋。
   正躺在床上的丁程鑫看见他们两个进来就起身礼貌性的笑了笑,也没有说话。
   敖子逸看气氛有些尴尬,便说“他今天心情可能有点不太好,你们两个别介意呀,他平时不是这样子。”
   何洛洛也不在意的笑了笑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也觉得我们就这样来,可能打扰你们了”
   敖子逸又说:“要不,你们留下来坐一会儿吧。”
   方翔锐拉着何洛洛的胳膊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们就是想来和你们认识认识,现在认识了,我们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,再见。”
   说完,拉着何洛洛就走出了敖子逸,丁程鑫的房间。
   房间里的敖子逸看着丁程鑫“他俩儿就是他们现在的队友啊,看起来人挺好的,不是吗”
   丁程鑫没有说话,敖子逸又说“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冷淡呀,搞得气氛那么尴尬。”
   “我也不想的就是看到和他现在一起那么多年的队友有些不舒服而已”
   “唉……你也真是的……”敖子逸叹了口气。

   方翔锐拉着何洛洛回到了孙亦航,林墨,展逸文的房间。
   “你们见到他们了”林墨抬头看了看他们俩。
   “嗯,看到了,他们人都还不错,只是那个叫丁程鑫的好,像不太好相处。”
   “他以前不是这样的”孙亦航淡淡的开口。
   “咦,池忆呢?”展逸文看到池忆不在,就问了问何洛洛。
   “哦,他呀,贺峻霖说请他吃东西,他就留在哪儿了,我们两个就先回来了。”
   “贺峻霖……他有提到我吗?”
   “好像,没有吧”
   展逸文听到,心里有一丝的难受:是啊,当初明明是我自己先离开的,现在,又有什么资格让他提到我呢?
   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:先离开的人没有资格说后悔。
   其实,展逸文他不知道,自从他离开的那一天起,贺峻霖几乎每天都在想他,只是,时间长了,可能就淡忘了。
   贺峻霖一直想问问严浩翔:还记得当初要和他一起去慕尼黑看拜仁比赛的那个约定吗?
   “对了,我们应该去把池忆带回来了”方翔锐拉着何洛洛又去隔壁敲了敲门,这次开门的是张真源。
   “哦,是你们呀,你们是来找池忆的吧,我们正在聊天,要不你们两个也进来和我们一起吧。”
   方翔锐连忙说: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们就是来找池忆回去的,一直在这里打扰你们也不好。”
   宋亚轩也从里面走了出来“没关系,反正你们来都来了就进去和我们一起聊天吧,人多热闹一点呀。”
   “对呀,对呀,宋亚轩说的对,人多热闹一点,你们就进来吧。”
   说完,张真源,宋亚轩就把何洛洛和方翔锐拉了进来。
   然后,六个人就一起开始聊他们这些年经历的一些事,还有一些孙亦航,林墨,展逸文,丁程鑫,敖子逸的事。

   另一边
   “他们不是去找池忆了吗,怎么还不回来?”展逸文等的有点着急了。
   “估计是和他们玩到一起去了。”林墨在一旁若无其事的说道。
   “快见面了”孙亦航叹了口气。

预告
“你穿成这样,是要去打劫银行吗?”
“丁程鑫,你快点”
“他什么样”
“你还是挺关心他的呀”
“秘密”

明天要去学校了,半个月才放一次假,更文的速度会慢一些,大家见谅。

评论

热度(91)

  1. 田曦麟🐷最甜其逸果 转载了此文字